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透视政府 > 媒体看巢湖

【合肥晚报】惟此巢湖

发布时间:2021-08-24 09:08:46 信息来源:合肥晚报  阅读次数:
打印 【字体:  


○环巢湖公路沿途风景如画(资料图)



○环巢湖公路沿线(资料图)


合肥十年治巢路径


近10年巢湖治理成效

题记:

安徽省一定要把巢湖综合治理好。

——习近平(2011年4月)

巢湖是安徽人民的宝贝,是合肥最美丽动人的地方。一定要把巢湖治理好,把生态湿地保护好,让巢湖成为合肥最好的名片。

——习近平(2020年8月)

登高四望皆奇绝, 三面青山一面湖!

巢湖,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和县猿人、银山智人、凌家滩文化及肥西三官庙遗址群星闪耀,点缀于历史星河的有三国文化、包公文化、淮军文化、红色文化等灿辉相映!

巢湖,是江淮儿女的“母亲湖”,是中国五大淡水湖中唯一龙居于省会怀抱的一泓清波!她以全省9.7%的面积,养育17.3%的人口,创造了全省近30%的经济总量!

巢湖,是长江水域的重要生态屏障!她不只通江达海,她还怀抱“江淮运河”引江济淮,润泽皖豫、辐射中原、造福淮河、惠及长江!

巢湖,是江淮儿女的乡愁,亦是徽风皖韵的心灵家园!

巢湖,是合肥的宝贝,更是安徽、中国的宝贝!

一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巢湖岸边提出,要让巢湖成为合肥最好的名片!

一年后,作为全国唯一的湖泊型流域,巢湖成功入选国家第一批“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修复示范工程(简称山水工程)”。《关于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安徽重要讲话指示精神 把巢湖打造成合肥最好名片的意见》也即将印发实施。

合肥,正肩负守卫“中国宝贝”的重担,开启“一城一湖”共荣共生的新征程!

相 依

夫历阳之都,一夕反而为湖——

故事,要从巢湖的诞生说起。

“陷巢州,长庐州”,是流传在巢湖流域的一个千年传说。巢湖湖盆的形成的确与地质变化有关,它形成于距今1.2万年前的地层断陷,最初湖区面积曾逾2000平方公里。经漫长历史演变,巢湖湖面逐渐萎缩至近800平方公里。

岁月轮回,历史演变,也深深印记着人类的足迹!

亲水,是人的天性,亲水,更遭遇自然的挑战。

巢湖曾以“日产斗金”而闻名,被誉为“鱼米之乡”,这也是千余年来,人们逐水而渔、临水而居的真实写照,“圩田风光”与“巢湖渔火”被很多文学作品形容为巢湖的最美风景。

然而,相爱容易相处难!

人类的“亲水”在侵蚀着巢湖原有的湿地。此外,人们还得面临巢湖的“水多”与“水少”的问题,由于巢湖特殊的地理区位,历史上的“水旱”与“水涝”数不胜数。

新中国成立以来,围绕人的需要,巢湖流域也开展了一系列“治水”工程。

经过多年努力,巢湖流域的防洪、排涝、供水、灌溉体系基本形成,在成功抵御洪水侵袭,实现灌溉、航运等效益的同时,巢湖也渐成受人工控制的半封闭湖泊。

近20年来,巢湖流域经济快速发展,工业化、城镇化步伐加快污染负荷增加,受特殊地质条件、水体交换能力下降等影响,巢湖流域,水脏、水华问题又逐步凸显!

人水相依的亲水之愿,前进路上却矛盾重重。

上世纪的最后一个五年,巢湖被列为全国“三河三湖”治理重点。

在“九五”的巢湖治理工程中,以城镇污水处理厂的建设为重点,力求从源头上阻断流向巢湖的各类污水。

然而,受资金、认识、条件等因素所限,彼时的“治水”还停留在“脚疼医脚”的状态,流域面源治理、河口湿地净化、蓝藻水华防控等综合措施较为薄弱。

合 力

巨变,从十年前开始。十年磨一剑,而今犹铮鸣!

2011年4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考察合肥时指出,一定要把巢湖综合治理好。

“综合”二字意义深远!

是年8月,安徽省调整行政区划,撤销地级巢湖市,巢湖成为合肥的“内湖”!

合肥,从拥有湖区面积的1/3,拓展到包含全湖,占流域国土面积的比重从27%增至65%,合肥,也成为全国唯一环抱五大淡水湖之一的省会城市。

拥湖入怀,对于合肥而言,是得到了“天赐的珍宝”,但同时,合肥还捧起了“万钧的重任”。

合肥,沉下心来,正式开启了巢湖生态示范区的建设,启动了一系列环巢湖生态保护与修复工程。

这是巢湖治水的“合肥”力量,而如何治水?还得依靠“合力”。

瞿贤宝,合肥市蜀山区南岗镇鸡鸣村民委副主任,他更重要的“官衔”是当了5年的“河长”。

每天在辖区数公里河道巡查,日行2万余步,这位村级河长的目的就是阻挡住可能流入南淝河、董铺水库的点滴污染;汛期泄洪,旱季调蓄,每年汛期与旱季也是他最忙的时候。

鸡鸣村是水源保护地,土地大多流转给了林业企业。在多年的巡河过程中,瞿贤宝发现,如果让农林企业治理自己所在区域的水体,会大大提高河道治理的成效。2020年初,全国首例小微水体社会化管理模式在鸡鸣村落地实施,也从一名“村级河长”的神经末梢,延伸出了由企业负责人、志愿者们组成的一支治水护水的固定力量。

2020年,在国家水利部、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联合开展的“寻找最美河湖卫士”活动中,瞿贤宝获评“十大最美河长”。

瞿贤宝河长工作的“合力”只是合肥“合力”治水工作的一个缩影。

以“愚公移山”“包公铁腕”的精神,“一盘棋”领导,“一体化”治湖,合肥构建起了“1+N”规划体系。

成立高规格巢湖生态示范区建设领导小组,组建省巢湖管理局,市委书记任省级巢湖总湖长、负总责,分管领导及相关部门承担分管责任,各县市区承担属地责任。

创新理论体系、体制机制,工作方法和关键技术,科学编制修订《巢湖综合治理绿色发展总体规划》及20多项子规划。

顶层设计清晰、中观层面完整、实施层面有效!

到“十三五”末,合肥连续实施了6期环巢湖生态保护与修复工程,巢湖从“九龙治水”向“合力治水”转变,从“一湖之治”向“流域治理”转变,从“污染防治”向“生态修复”转变!

2020年,合肥GDP过万亿、实有人口超千万,巢湖水质一度好转为Ⅲ类,达到了1979年有监测记录以来最好水平。在巢湖流域经济总量翻了两番,城镇人口增长近一倍的生态压力下,巢湖水质由2015年劣Ⅴ类好转为Ⅳ类,全市15个国考水质断面全面达标。

水清岸绿景美的巢湖新画卷正徐徐展开。

共 生

成功,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治水这道世界性难题。在合肥的治水中,“愚公移山”频被提及。

问题不是一天形成的,须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久久为功!

2020年的那场洪水,让人再次清醒地感受到“自然的巨力”。巢湖水位达实测历史最高水平。面对“关门淹”和“悬湖之危”,合肥借助“上拦、下泄、边分、固堤”四大“法宝”,历经半月有余的艰苦卓绝,打赢了“巢湖保卫战”!

在四大“法宝”中,主动破圩的“边分”决策最难,十八联圩就是其中之一。

它位于南淝河入巢湖口东岸,总面积27.6平方公里,1991年、2016年和2020年大水期间,为缓解合肥市、巢湖周边区域防洪压力,十八联圩均主动破堤蓄洪。

2020年8月19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察看水势水情时特别强调,洪水退后,要防止蓄洪区内出现水退人进的现象。要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就不能同自然争夺发展空间。八百里巢湖要用好,更要保护好、治理好,使之成为合肥这个城市最好的名片。

“总书记在这里提到了‘生态蓄洪区’,而我们也正按照总书记的嘱托,在汛后恢复重建中,在湿地功能基础上,同步考虑了蓄洪与粮食区保护的问题。”合肥十八联圩生态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李家政告诉记者。

李家政之前在长临河镇内的2814渔场工作,作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简称WFP)上个世纪80年代无偿援助中国的项目,这个渔场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当地农民致富,也丰富了合肥市民的“鱼篮子”。

但长期围湖而渔,也影响了巢湖水体的自然流通。随着环巢湖生态治理工程的开启,尤其是去年“巢湖十年禁捕”的实施,环湖“退耕退捕”,渔场也退出历史舞台,李家政加入了环巢湖十大湿地的建设大军。

“十八联圩生态湿地建设的长远规划中有蓄洪功能,没想到去年二期工程建设收尾时遭遇了洪水。”李家政说,现在十八联圩的水毁修复工作已结束,之前种的水杉等都自然复活。水毁修复二期工程调整了建设方案,一方面为保粮食红线,种了2000多亩水稻,但严格不施农药化肥;一方面也考虑了未来的蓄洪作用,增种了耐水植物。

目前,十八联圩生态湿地蓄洪区列为国家150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即将开工。因十八联圩生态湿地建设而退耕退捕的农民、渔民们,也开启了新时代的“靠水吃水”。他们中,有的转行到附近的蓝藻治理站工作,有的参与民宿的经营与管理;在政府的统一补偿与安置下,他们住上了新房,喝上了更干净的自来水。未来,他们还有机会参与十八联圩生态湿地的管理中。

十八联圩的故事,是新时代“治水”的一个缩影。

治“水患”,却不能丢“碧水”!拥“碧水”,更不能丢“利民”!

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要遵循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理念,寻求永续发展之路,良好生态环境则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拥湖而居的合肥,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指引下,牢记总书记的嘱托,统筹推进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水灾害综合治理。强化治西北、护西南、防治东北、联东南、修复环湖“五方治巢”,全力将巢湖打造成合肥最美的名片。

共 享

巢湖水质在好转,但还不稳定!

蓝藻水华被遏制,但依然存在!

生物多样性在恢复,然而流域人口还在增长,全流域防洪大治理、大调控的大格局尚未真正形成!

溯源分析、标本兼治还有不少需要探索,巢湖流域水系纳吐不顺,“安澜”任重道远!

今年3月,合肥市环巢湖生态示范区建设领导小组印发《巢湖综合治理三大工程实施方案》,实施碧水、安澜、富民三大工程。

今年6月,巢湖流域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修复工程通过全国竞争性评审,纳入中央财政专项重点支持的第一批10个项目范围,中央财政对巢湖流域保护和修复项目给予20亿元专项资金支持。这项全新的“山水工程”,实施期限为2021—2023年,总投资151亿元,主要包括修山育林、节水养田、治河清源、修复湿地、智慧监管等八类37项工程措施。

探索山水林田湖草一体化保护修复的巢湖模式和城湖相依共生的合肥方案,将实现从水域为主向水陆统筹转变、从水质达标向有鱼有草转变、从注重巢湖治理向保护长江转变。

再看引江济淮工程,一期项目明年年底将基本建成,2023年将通水通航。对江排洪泵站建设也加快推进。泄洪与引江、防洪与蓄水等困境将极大缓解,江水北上、淮水南下、湖水东流,半个世纪的湖区半封闭将解除,一个健康的水循环系统未来可期!一条千里清水廊道值得期待!

搭建绿色生态空间格局,共建共享美好生活!

合肥,将奋力在美丽中国的建设中打造“合肥样板”。聚焦聚力打造“最好名片”,打造生态名片,人文名片、创新名片、发展名片、民生名片!

“一江安澜图、一山翠绿画、一湖碧水梦、一渠清流水、一城创新路……”谈及未来巢湖的模样,巢湖研究院院长朱青这位老专家如是描绘。

城湖相依相生、相得益彰,“让巢湖成为合肥最好的名片”是对合肥城市与巢湖关系的最新定位,于城市而言,是前进方向,也是根本遵循!

浩大工程的背后,有着城湖共生、利民富民、共建共享美好生活的终极愿景!

惟此巢湖是我们彼此守望的家园!

惟此巢湖值得我们如此付出!

惟此巢湖留住了历史过往!

惟此巢湖映衬出壮丽的伟业!

若干年后,你问合肥最荣耀之处是什么?这一片映城湖光和城湖共生的美好景象将是答案!

合肥报业全媒体记者 叶琳玲 周文丽 乐天茵子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